靈修008:約翰福音七章14~24節

經文:約翰福音七章14~24節

「雙重標準」是人不小心就會犯的毛病。這段經文便是一個例子。在法利賽人眼裡,耶穌就是個討厭鬼、製造麻煩的人物,動不動就挑戰他們的權威。正因如此,他們想盡辦法要挑耶穌的毛病,讓祂難堪。當這些企圖都無法成功,他們便想要殺祂,最後也的確真的成功了。我們身為旁觀者,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他們這樣的雙重標準。法利賽人認定耶穌不守律法,也教導百姓不守律法,因此他們策劃要除掉祂,但這種方式更加違背了律法。何等諷刺!他們為了達到目的,不擇手段,結果最後自己也迷失了原本的目的。

我們是否也會犯這樣的錯誤?雖然不至於真的去殺人,但是否為了達到某種目的,結果用的手段本身就違背了那目的?如果我們是父母親,我們會不會發現孩子在學校打架,於是就把他狠狠揍一頓,吩咐他以後不可以使用暴力?有沒有想過,孩子之所以會使用暴力,很可能就是從作父母的我們身上學的?我們在教會,有沒有碰過很難相處的人?結果我們漸漸遠離他,不與他來往,看到他也沒有好臉色給他看。到最後到底是誰變得難以相處呢?如果我們是教會的同工或傳道人,我們會不會為了想要在教會營造一個很有愛心的氛圍,就要求其他同工要隨時帶著笑臉與慕道友攀談,要多花時間服事他們,結果弄得每個同工都筋疲力盡,一點都感受不到教會有溫暖與愛心,反而只有壓榨?

經文的24節說,「總要按公平斷定是非」。基本上,這個「公平」,意思是不要對人有先入為主的印象,影響我們對他行為的評價,但同時這也可以延伸出另外一個意思,就是我們要用同樣的標準來檢視我們自己。如果法利賽人能夠在批評耶穌之前,先檢視自己的心是否合乎律法,或許他們就不會那麼恨惡耶穌了。我們希望孩子不要使用暴力,那麼我們呢?我們希望大家對我們都很友善,那麼我們有友善對待別人嗎?我們要求同工要有愛心,那麼我們自己對他們有愛心嗎?

禱告:

天父,孩子祈求祢照亮我的心,讓我看見自己的缺點、汙穢,並花更多精力去讓祢改變我、潔淨我,而不是一直去注意別人有哪些地方我看不順眼。讓我學習用公平斷定是非,奉耶穌的名禱告。阿們!

廣告

靈修007:路加福音十五章11~32節

經文:路加福音十五章11~32節(浪子回頭的比喻)

the prodigal son

從某個角度來看,小兒子和大兒子分別代表兩種面對人生的方式。小兒子認為人生就是要做自己想做的,所謂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。不想在父親的農場工作?那就不要做!老爸還沒過世,但是想分遺產怎麼辦?現在就提出要求!拿到遺產了,想去外地闖蕩闖蕩?說走就走!今天世俗社會,有很多人是這樣,這並不稀奇。稀奇的是,很多人歸主受洗了,依然用這種方式生活。他們的邏輯大概如下:「我已經重生,有聖靈內住,所以不需要遵守律法,只要順著聖靈而行就好。那我怎麼知道聖靈的意思呢?就是探索我們內心最深層所渴望的事物,並追隨它。要以一個真誠的態度活出生命,不需要任何的虛假,因為神是按照我們的本相愛我們,所以我們無需隱藏自己,只要挖掘並活出真實的自我,那就是神所喜悅的,因為這就是神造我的樣子。」

另外一方面,大兒子很聽父親的話,乖乖在父親的農場工作,甚至連偶爾犒賞自己都不敢。但是大兒子並不甘願。他以為父親是嚴厲又刻薄的人,所以他跟父親生活在一起,一點都不覺得開心。當他看見父親為了小兒子的歸來而大舉慶祝,他終於受不了了,跟父親大吵一頓。大兒子代表的是謹守表面的律法,但卻不能體會律法精義,也沒有跟神建立真實關係的人。耶穌時常責備法利賽人是這種人。

如果拋棄律法不對,死守律法也不對,那什麼是對的呢?答案是:認識神,明白祂的心意為何。父親對大兒子解釋,如果大兒子知道父親的心腸,就不會覺得不能宰羊羔來犒賞自己。他如果知道父親的心腸,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小兒子回家是值得大肆慶祝的事情。律法是認識神的一個管道,但不是全部。我們要去了解律法背後的精義為何、設定這律法背後的神的心意是什麼。當我們明白神的意思,也有成熟的屬靈生命和品格,我們確實不需要謹守字面上的律法,而自然而然就能活出神的心意。但這是需要時間的,而不是像小兒子那樣,還沒培養起屬靈的生命,就覺得可以讓天然的渴望主導自己的人生。

我們願意認識神,曉得祂的心意和作為嗎?

靈修006:哥林多前書五章7-8節

「你們既是無酵的麵,應當把舊酵除淨,好使你們成為新團;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。所以,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,也不可用惡毒〔或譯:陰毒〕、邪惡的酵,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。」

Passover-lamb-e1362686515455

經文說,耶穌是逾越節的羔羊,已經被殺獻祭了。很多人或許會以為,耶穌作為祭物,是為了代替世人的罪而受死,所以是贖罪祭的種類。這樣的說法,並沒有錯,但這段經文,卻是將耶穌比擬為逾越節的羔羊。逾越節的羔羊,作用並不是贖罪,而是拯救以色列人的長子不被滅命的天使擊殺(參出埃及記十二章)。神在埃及所降的十災,就屬最後的滅長子之災最為慘烈。也因為這災,以色列人終於得以出埃及。往後,以色列人為紀念這個他們脫離埃及為奴之地、成為自由人的歷史事件,就有了逾越節這個節慶。因此當經文將耶穌比擬為逾越節的羔羊,重點不在於赦罪,而在於耶穌使人從奴隸的身分,釋放他們成為自由人。

這帶來兩個問題。第一,人是被什麼奴役,以致於耶穌要來釋放他們呢?第二,人成為自由人之後,要做什麼呢?首先處理第一個問題。保羅在別處有提到人作為罪的奴僕。羅馬書六章17節說,人在信耶穌之前,是作罪的奴僕。在羅馬書第七章,保羅呼喊:「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」這讓我們清楚的看到,轄制人的、奴役人的,是罪。保羅用先祖被埃及人奴役,後來在逾越節被釋放的這個比方,來說明人一開始也是被罪所奴役、轄制,但耶穌來,是要釋放人脫離罪。第二個問題,從逾越節的比方也讓我們輕鬆地找到答案。以色列人出埃及,是要事奉神。同樣的,人脫離了罪惡的綑綁,目的也是要事奉神。加拉太書五章13節說:「弟兄們,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,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,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。」

回到哥林多前書五章的經文。保羅提到逾越節羔羊的比方,是要指出哥林多教會的信徒,既然已經藉著耶穌脫離罪的綑綁,就應該在他們中間除掉罪,而不是姑息罪。若有人以為自己在基督裡得著自由,所以可以自由地犯罪,那麼他就錯解信耶穌的意思了。會這樣想,就好像神行十災,使以色列人得以出埃及,但以色列人卻寧願回埃及,回到被奴役的生活。這不但使自己的生命再度受到箝制,更辜負了神的拯救行動。

信耶穌,罪得到赦免,且獲得永生,這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教義。約翰福音三章16節,就是闡述這個道理。但信耶穌,不是只有這樣而已。哥林多前書五章的這段經文,讓我們看到救恩的另外一個積極的面向:我們藉著耶穌,脫離了罪,為要行神的旨意,得以榮神益人。逾越節是以色列人的正月十四日(民數記二十八16),是他們的新年剛開始才沒多久,就紀念的節日。而華人的農曆新年,最近也才剛過沒多久。藉著新年這個假期,讓我們一同思考耶穌作為逾越節羊羔的意義。盼望弟兄姊妹不是只滿足於罪得赦免的這個階段,而要更進一步去拒絕罪、事奉神。

 

靈修005:馬太福音五章3~12節

這段稱為八福的講論,是基督徒普遍都耳熟能詳的。八福所對應的,是八個基督徒應該要有的品格。值得注意的是,整體而言,這八種品格,在第一世紀的羅馬帝國,並不被認為是值得追求的品格。羅馬人追求的品格,主要是自尊、自傲。對他們來說,虛心或溫柔,代表的是懦弱。

那為什麼耶穌要提倡一種在當時的大環境不受歡迎的價值觀呢?因為耶穌來,並不是要迎合這個世界,而是要傳揚天國的福音。八福描述的品格,是屬於天國之人應該要有的品格。「天國是他們的」是第一福,也是最後一福。這個福氣,把這段講論包覆起來,說明是八福的核心論點。在這中間的六種福氣,並不是個別領受的福氣,而是一個整體。意思是說,屬於天國的基督徒,就會得到安慰、承受地土、必得飽足等等,而不是有些基督徒,只會得到三種福,其他基督徒,會得到五種福等等。

在今世,基督徒要訓練自己,成為天國的公民該有的樣子。羅馬文化推崇某種價值觀,耶穌則推崇另外一種價值觀。這兩種價值觀的差異,不只是在文化上,而是在根本上,一個是屬乎這世界,一個是屬乎天國。基督徒的眼光,是放在天國之上,也朝向天國奔跑。既然身為天國的子民,行事為人,也就要像天國的子民那樣。

這不是說,將來在天國,我們也會哀慟,或為義受到逼迫,或有需要繼續做和睦的工作,所以現在就要操練這些特質。而是說,這八種品格,有些之所以會展現出來,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墮落所致。基督徒看到這個世界的罪惡、看到自己的罪惡,就哀慟。基督徒展現出跟別人不一樣的價值觀和目標,也容易成為世俗人士的眼中釘。這些特質,到了天國,並不會變得沒有意義。相反的,這些特質展現出另外一面的品格。例如哀慟,展現出的是對罪的不能容忍。為義受到逼迫,展現的是不與世界妥協、並專心跟隨神的決心。

當我們在思考八福的講論,我們不只是看到自己該如何在世上生活,也要看到,我們如何藉著培養這些品格,來預嚐天國生活的滋味。當我們定睛在天國,定睛在神身上,我們就知道所培養的這些品格,都是有意義的。

靈修004: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

經文: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

「若有人在基督裏,[他就是]新造[的人]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」

 

這是一節經常被誤用的經文。許多基督徒認為這節是在講一個信了耶穌之人的改變,如同約翰福音第三章所提到的「重生」一樣。可是如果我們查看原文的話,可以發現,原文並沒有「他就是」和「的人」這幾個字,原文只有「新的創造」,並沒有明顯指出,誰是「新的創造」。中文聖經翻譯者認為這個「新的創造」,就是指前段講的那個在基督裡的人。但事實上,「新的創造」更可能是指基督徒以外的這個世界,而不是基督徒自己。因此,經文應該理解為: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看世界為一個新的創造。」前面一節,16節,提到信徒不再憑著自己的罪性認人(「外貌」原文是「肉體」,這裡應理解為人的本性,與聖靈對立,參羅馬書八4)。如果基督徒不是憑著自己的罪性認人,那麼是憑著什麼呢?第17節一開頭就回答,是憑著基督(在基督裡)。當我們在基督裡,看事情就不一樣。我們會看到新的創造。舊的事情不是指人自己過去犯的罪,而是這個世界以律法為主的舊信仰系統。耶穌則是帶來新的系統,如同加拉太書三章24~28節所說,我們本來是在律法之下,如今卻在耶穌基督裡面。

在耶穌基督裡面的基督徒,理當看這個世界,是不一樣的。這個世界,因著耶穌的到來,已經使魔鬼的權柄受挫,神的國度也正在有效地開展。正因為如此,經文接下來說,人人都可以藉著耶穌,來與父神和好。我們也應當將將這福音,傳給世人。

由此看來,這段經文並不是在講基督徒自身的改變,而是在講基督徒看待世界的眼光要有怎樣的轉變。有些人甚至拿這段經文,來宣稱自己不需要為過去所犯的罪負責。這是很糟糕的詮釋。我們的罪,在耶穌基督裡已經得到赦免,但我們依然需要面對做錯事情的後果。包括認錯、賠償和其他法律上的責任。有句揶揄基督徒的俗語是這樣說的:「感謝耶穌賜我吃、賜我穿、賜我欠錢不用還。」基督徒如果真的欠了錢,或是別的錯事,不可以用這節經文來逃避責任。

我們來想想看,我們是否有因著信了基督,而看這個世界不一樣?過去我們可能認為這個世界是黑暗的,是沒有希望的,是死氣沈沈的,是你爭我奪、適者生存的世界,但當我們在基督裡,我們看世界的眼光,應該不一樣。我們看見,神在這個世界掌權。我們知道,我們能夠得以透過耶穌基督,與神建立關係。我們知道,神透過教會、透過我們,要將拯救人的福音,傳遍世界。這世界有盼望,而我們有使命。

靈修003:路加福音二章6~18節

經文:路加福音二章6~18節

聖誕佳節接近了,現在很適合思想耶穌誕生的意義。尤其基督徒常常面對商業的過節氣氛,若不警醒,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,就被商人把注意力轉到別的地方去了。我們慶祝的是聖誕節,也就是耶穌誕生的日子,不是聖誕老公公節,也不是聖誕樹節。

讓我們看路加福音怎樣記載耶穌誕生的情景。路加福音二章7節是華人基督徒常常誤解的一節經文,主要是因為翻譯的問題。「客店」這個字,比較不太可能是指旅館,而是一般住家會有的「客房」,或稱「上房」。這個字在路加福音二十二章11節又出現一次,是指門徒預備逾越節筵席的地方。這個房間是一棟房子裡的最高處(所以才稱之為上房)。而擁有房子的主人一家,通常是在中層的家庭室活動和躺臥。下層的入口處,一般是家畜睡覺的地方,也作為防止小偷的第一道防線。經文說,客房沒有地方了,意思就是說,這家的主人,已經有客人住在客房,所以沒法用客房招待約瑟和馬利亞。剩下的地方只有家庭室,所以約瑟和馬利亞,是跟主人家睡在同一個房間。可能因為狹小的關係,所以才把耶穌安置在下層的馬槽。

路加詳細記載嬰孩耶穌被放置在馬槽,重點其實不在於祂的卑微降生(雖然這是事實),而在於這是作為一個記號。天使告訴牧羊人,要去找主基督。那麼主基督是誰呢?就是那臥在馬槽的嬰兒,不是在別的地方的嬰兒,而是在某個馬槽內的嬰兒。這樣,路加要表達的重點,在於耶穌的誕生是神所詳細計畫的,而且他就是猶太人所盼望的彌賽亞。

牧羊人並沒有因為耶穌卑微的降生,而懷疑天使的話。相反地,他們將天使論耶穌的話傳開來。成為了第一批見到耶穌而去傳福音的人。在牧羊人之前,有西面這位德高望重的長者和先知亞拿見證耶穌的身分。從這點可以看出,路加是要表達,無論是富貴人士,或是窮乏人,神都可以使用他們來見證耶穌。

當我們在過聖誕佳節時,要紀念耶穌降生的意義,也要見證耶穌是我們的救主。聖誕節是送禮的節期,但這樣的慶祝方式,最終是要紀念耶穌這份神所給我們最大的禮物。我們可以用怎樣的方式來表達這樣的紀念呢?可以用怎樣的方式,來告訴其他人,聖誕節的意義呢?

禱告:主啊,求你讓我深刻地明白,耶穌是祢所賜給我最大的禮物。讓我不要因為在這個節慶所收到的其他禮物,就忽略了這個重要的真理。也讓我能夠將福音這個美好的信息,帶給其他人,讓別人也能領受這麼寶貴的禮物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,阿們!

靈修002:馬太福音第七章1~5節;羅馬書十四章2~4節

經文:馬太福音第七章1~5節;羅馬書十四章2~4節

訴諸「不可論斷人」這句話,大概是教會中最常用來制止別人批評的方法。當基督徒甲對基督徒乙有什麼看法,小組長就用這句話壓回去。如果批評的對象是牧師長老之類的教會領袖,有時候還會引用羅馬書十四章4節,說「不可論斷神的僕人。」當人搬出這些經文,通常目的是要人不要把醜事提出來,讓人感覺不舒服。這比較符合華人的文化,對於不好的事情,盡量置身度外,甚至掩蓋起來,這樣表面上看起來就沒什麼事,但是裡面如何,卻不重要。許多教會出問題,通常就是因為不好的事情發生,但一開始沒有積極處理,後來可能就會愈來愈嚴重。

當我們讀到禁止論斷的經文,我們可以參考上下文,來確認原作者要表達的意思。馬太福音第七章2~4節,我們可以看到,並不是說都不可以批評勸勉,而是要注意自己是否也有同樣的問題。如果自己也犯,那「也必怎樣被論斷」。因此在批評別人之前,要「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」,這樣才能「看得清楚」,就可以「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」。至於羅馬書十四章4節,看上文就知道,是在談論一些神學或生活上無關緊要的歧異(例如吃素與否)。經文的「僕人」並非教會領袖,而是泛指所有的信徒。信徒當然不該因為這些跟罪無關的事情,彼此輕視。所以這裡反對的「論斷」,是指在不重要的事情上,輕視那些跟你神學理念或信仰實踐不同的人,而不包含「批評」或「指責」某人犯罪,做出傷害教會的事情。

當我們看到教會中有許多問題,想要開罵,應該先捫心自問,自己是否也有同樣的毛病?如果有,那是否可以多一點寬容,少一點責備?是否可以多一點愛心,少一點自義?如果沒有,而事情又蠻嚴重的,那我們就應該要考慮是否要採取恰當的方式,表達出這個憂慮,而不是當做沒看到、自掃門前雪、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。

教會領袖,在行為上應該要有更高的標準,且願意接受別人的檢視,而不是告訴會友「我對神負責,不對你們負責,所以你們不可以論斷我這個神的僕人」,以免最後陷入驕傲的試探,使教會受到虧損(註)。正面受到批評,當下會很難受,但如果能因此化解誤會,或能改進,這何嘗不是一種見證?願我們都放下自己的面子,追求教會能顯出基督的榮耀。

禱告:主啊,教導我謙卑,先要求自己,再去衡量別人。但同時也賜給我勇氣與智慧,在看見問題的時候,能以正確的方式、在合適的時機發聲,目的不是要拆毀,而是建造教會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,阿們!

註:例如美國的Mars Hill教會